返回

第十章 展开 武侠世界侠客行

首页
关灯
护眼
隐藏
字:

作为一个武侠小说迷,又是一名古武爱好者,李侠客最想要见识的就是传说中神乎其神的内功。

他虽然休修习过硬气功,但是硬气功最多只能将气息运用到表皮上,即便是抗击打能力再强,按照武侠小说中对武学的分类,那也只是外门功法,而算不上高深的内功。

在李侠客的观点里,只有让气息运转经脉并且产生真气的功夫,那才叫真正的内功,硬气功在厉害,也算不上内功的范畴。

只是在《少林寺》这部电影中,整部戏都没有听说过“内功”这两个字眼,功夫打斗,用的全都是硬桥硬马,跟所谓的真气一点关系都没有,就个体战斗力而言,与后世的少林寺,区别并不是很大。

本来李侠客对在这个世界学习内功的事情已经绝望了,却没有想到,现在自己修炼了这个五禽戏,反倒真有了一种很明显的气感。

这一下不由得又惊又喜,当下不敢怠慢,对自己手中的五禽戏手抄本勤加研习,无一日不用功。

他修炼功夫,在村民藏身的山洞中多有不便,过了几日,便径直入山,自己找了个僻静地方居住,每日里静思打坐,参悟修行。

所谓山中无甲子,寒尽不知年。

李侠客还从未像现在这样如此专心于一件事情,身心全都沉浸在这五禽戏中,感受着体内气息如同春日里发芽的小草,由若有若无到能够感知,再到举手投足间有着明显的气感,心中喜悦自不待言。

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眼看着树叶变黄,草上结霜,却是已经到了深秋。

这一日李侠客练完五禽戏后,又将枪法演练了几遍,随后将上衣脱掉,取出一个木棍,对全身敲打起来。每敲一下,都要吸一口气,过来片刻之后,才开始第二下敲打,等到敲击到下阴的时候,间隔的时间更长,全身都敲过来一边后,半个时辰都要过去了。

这段时间练功夫,把自己当年学的硬气功也重新捡了起来,以前练习硬气功的时候,因为吃不得苦,就学会了劈砖头,其余的功法练了几次都没再练,但是具体的练法却是知道的。

现在身在乱世,说不定就能遇到什么官兵盗匪什么的,要是能把硬气功练好了,在这冷兵器时代,也多了几分保障。只不过这硬气功可以抵挡重物击打,对于刀剑却防不了,但毕竟是一门不错的功夫,会了总比不会强。

他这一口气刚刚吹出,不远处脚步声响,白无瑕找跑过来,哭哭啼啼的,显得委屈之极,“李大哥,被人给欺负了,你要为我报仇啊!”

李侠客一惊,“怎么回事?是王仁则的兵马打到少林寺了吗?”

白无瑕道:“不是,你上次杀了那些当兵的后,王仁则的人其实一直都没来搜山,我爹爹说了,可能是你把那些当兵的首领杀了,那些逃兵害怕军法,估计都没敢回军营。王世充的人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你杀了他们下属的事情。””

李侠客道:“那你受什么委屈了?你爹是少林寺武僧总教头,除了当兵的,谁敢欺负你?不怕活的命长

内容可能未显示全,请退出阅读模式看全部内容,xs63 . c o m